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公示公告 >> 内容
阅读正文

浴火重生

发布时间:2019-07-02 来源:

    2013年6月份,上帝与我开了个很过分的玩笑。因为这个玩笑,我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……

    未来总是变幻莫测,没人能够预测。措不及防的改变让我束手无策,也给了我当头一棒。刻骨铭心的记得,那是新的一天,如往日一样,阳光穿透雾气,笼罩世间万物,带来光明。花草树木欣欣向荣,噙着泪水楚楚动人,惹人怜惜。鸟儿有开始了清晨的演奏,让人陶醉其中。细细聆听,却又感觉今日的乐曲似有所不同,激昂又急切,仿佛是在警示着什么,却又不得而知。上课铃声响起,朗朗的读书声也应声而起。却又不知怎的,我感觉眼皮仿佛有千斤重,随时都会耷拉下来,头也昏昏沉沉,耳畔嗡嗡作响。老师也察觉我的不对劲,一边拨通电话,一边拉起我的手离开教室。转身之际,我看到同学们哄堂大笑,满心疑惑。回到较重,父母看到我二话不说,火急火燎地将我捞起就往医院赶。队伍的长龙逐渐缩短,经历漫长的等待,终于等到我了,医生随手拿起检验单,那随性的眼睛瞬间瞪大,慵懒的坐姿也霎时端正,而后,只听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肾炎,快带孩子去县里吧!”这句话,无疑如冰水般泼到我身上,也浇在父母的心里。寒气透骨,父母回家慌手慌脚地收拾好东西,边带我飞快地往县里赶。汽车嗡嗡的发动声,逐渐变小,消失的街道,让我的心口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,喘不过气来。因为太着急,爸爸开错了路,又慌忙调头,妈妈也一改往日的唠叨。沉默不语。抵达目的地,又是一番挂号、检查、问诊,一番奔波,得到的答案却又如把刀子般刺入人心——主治医生说:“抱歉,病情严重,这里无法医治,得赶紧转去市医院!”又是一阵匆忙。昼夜不停地赶路,一路颠簸终于是到了。这时,我发觉自身的不对劲了。抬起双手和双脚,这猪蹄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动不了了?看病全过程都是爸爸背着我的。医生让立即办理住院手续。我被安排到了急救室,阴暗的房间,冰冷的仪器,让我深切体会到了顾得、无助和害怕。冰冷的泪滴也随之滑至脸颊,浸湿枕头。

    过了几天,我终于可以去普通病房了。墙壁、床、被子,一切都是那么洁白无暇,一尘不染,却是让我感觉似黑色地狱一般。住院的日子煞是无趣,每天都机械般地重复着。黎明初至,护士阿姨便推着各种仪器姗姗地向我走来。测血压、听心跳,打针、发药,每日的程序又在运行。看着那头顶上的一瓶瓶针水,桌子上放着的十几颗药丸,内心深处似有一团火,烦躁不已,却又无可奈何。看着手上随手一抓就掉的大把头发,胆战心惊……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尽人意。医院的饭菜食如嚼蜡,难以咽下,没有半点家的味道。刺鼻的消毒水味索绕在周围,紧紧环绕,喘不过气来。害怕打针,一直都是孩童的天性,曾几何时,我也怕疼,可是此时此刻,却已麻木。打针,抽血对我来说,已是家常便饭了。牢狱一般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,我终是离开了这个监狱,再次重回学校,却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。

    因为病可能随时会复发,因而医生嘱咐了许多;不能吃过于酸冷辛辣的食物;不能剧烈运动;不能吃零食、油炸食品……走在街上,透过橱窗看那些曾经的回忆,坐在教室,透过窗外看那操场上一个个迎着阳光奔跑的身影,却没有人看到我眼底里那一抹黯淡。“算了”“没什么大不了的”“小事而已”等,这些类似的话语不知在我脑海里回响了多少次,那么清晰,却又那么刺痛人心。总说童言无忌,却不知正是因为年少无知,所以最是伤人。因为吃激素药的副作用,体型严重发胖变形,无论是在明还是在暗,我都避免不了同学的嘲笑、议论。同学们总说羡慕我不用做操、不用上体育课,可以被老师关心,他们志同道合的侃侃而谈,语气中的羡慕和嫉妒不住地显露出来。却没人看到一旁我嘴角的一丝冷笑,内心的咆哮。是不是没经历过,就无法感同身受啊!但貌似这样的日子比起在那医院度过的日子,终是多了几分色彩。但这一抹色彩却没有在我的世界里停留太久。

    2014年6月1日儿童节,我带着满心期盼和喜悦起床“嗒嗒嗒”地跑下楼。一心忙于收拾,没看到身旁父母瞬间黑了的脸色。还没反应过来,便被爸爸带到了车上,那脑海深处熟悉、铭心的记忆被激活,心想:难道我的病又复发了吗?孩童的欢声笑语、鼓号队的齐奏,一切都是欢乐的象征,可为何我却丝毫不开心,只感到脸颊上一片湿润,嘴里一股咸味蔓延开来。缄默的泪水还在流,阵阵困意正向我袭来,双眼皮经过一番斗争,终是失败,便于周公周旋去了。待到达目的地,父母才轻轻将我摇醒,带我走进那噩梦一般的地方。又是同样的程序在运行,又是同样的日子在等待着我,内心深处是一声接一声的叹息在回荡。唯一不同的,只是不是之前的那个城市,那个医院罢了。还真是应了那句话——没有最糟,只有更糟。这个医院要求还更加严格:禁止病人私自外出。但爸爸总会在午饭时间偷偷带我溜出去,回来时自然也免不了被医生教育几顿。但我还是像偷腥的猫一样倍感快乐。

又是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,病情渐渐好转,待到再次出院,经一老乡介绍,父母便带我去看中医。毕竟西药有一定的副作用,便让我改用中成药(将草药磨碎成颗粒作冲剂的药)。一直到现在,我依然在用中成药。而且每过一个月都要去市里复查开药。以至于除了家乡之外,市里便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了。不知不觉几年光景过去,我的病情逐渐好转,身体素质已逐渐变好。似乎一切都在慢慢走上正轨,那抹彩虹似也在慢慢显现。多次住院、多次复查,每天都要吃药。多年来花了近40万的医药费,给家庭造成很大的经济负担。但父母总对我说:“钱不重要,,花了可以再挣,没有可以借,关键要把病治好。”

    六年的时间,说短不短,说长不长。对我来说,却是煎熬……身体方面一直是我内心深处的一根刺,去除不了,也软化不了。但我一直在努力,在尝试接受命运的挑战,我也坚信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幸运的是,在这艰难的路途中,父母给予我力量,朋友给予我陪伴,老师给予我关怀……正因为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,才有了前进的勇气。上帝的这个玩笑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,剥夺了我的许多自由、快乐、梦想、时间与金钱。我知道因为它,我就是父母的拖油瓶,一个累赘。因而我发奋好好学习,取得好成绩。一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,实现梦想;二是为了在学习上不成为父母的累赘,不让父母在担心我的学习,让他们提到我时也会感到自豪骄傲;三是为了拿到一些奖学金,为了治病,家里每个月的支出都是上千元,我真希望可以为父母承担一些,可是却没有办法。什么岁月静好,只不过是父母在为我撑起一片天地罢了。好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时。妈妈曾偷偷和我说过,爸爸曾在我住院时偷偷抹过眼泪,这无疑让我万分惊讶、感动,却又愧疚不已。也是从那一刻起,我立志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为父母减轻负担,在学习上,我不会再成为父母的累赘。实际上我的父母从不知道,当我独自在卫生间或躺在床上时,眼泪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,越擦越多。但渐渐地,因为心中信念的支持,我尝试着勇敢地、乐观地与病魔斗争,用自己的方式为父母分担,用自己的努力开辟出新的世界。回首过往,展望未来,我坚信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会逐渐的好起来,总有一天,我也不用做那“特殊”的存在。

    过去的我胆小脆弱,现在的我勇敢无畏,将来的我将会光芒万丈。有句话说得好,“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我也将会带着这种肆意的心态继续与命抗衡,作自己人生的主宰!在绝望的山上开采出希望的山石!在前进的路上,我曾彷徨,也曾迷茫,但我一直在努力将这个炸弹拆除,经过一番努力,也终是如凤凰涅槃一般,浴火而重生,成功地完美蜕变。现在的我很多事情都看得开,因为我经历的多;现在的我不会轻易流泪,或许是泪已哭干;现在的我不会轻易放弃,也许是我已变得坚强。惟愿世上所有的人,可以理解像我一样的人的感受,却不用像我经历得这般多,惟愿世上的所有不幸的人都有勇往直前的勇气和披荆斩棘的力量!

相关附件:

佛山文明网 迁安文明网 甘肃文明网 蚌埠文明网 黑龙江文明网 博罗文明网 仁怀文明网 琼海文明网 常州文明网 乌鲁木齐文明网